来自 工作 2020-04-28 18:04 的文章

第34被宠物高H我需要1份祭品

        是啊,我怎么又来了?

        武昔今心中一万只草泥马奔腾而过,觉得可能是被人耍了。他不认为自己会路痴到几分钟绕着山路跑了一个圈的程度,这其中必然是布尼诺会用了某种手段。

        我还只是个序列1。

        你连序列1的小朋友都耍,还是不是人?

        武昔今心中燃起怒火,他上前两步让自己正视布尼诺的双眼,同时猛的抬起右手,字正腔圆的大声斥责道:

        “命运真是神奇啊!”

        说话间,武昔今右手抚胸身体微弓,一个很有绅士风度的笑容一同在他脸上如花般绽放。

        “这位漂亮的女士,需要帮忙吗?”

        “可以吗?”布尼诺单手摆弄石块,不带表情的反问道。

        当然可以!

        我这人最好说话了!

        “为如此美丽的女士提供服务,是每一位绅士生而具备的本能。”武昔今‘真诚不做作’的表示出‘发自内心’的赞美。

        “那好,这把刀拿给我。”

        布尼诺指了指武昔今别在腰上的刀。

        刀?

        武昔今自然不敢有多余的想法,直接解下刀递给布尼诺。布尼诺接过短刀,指尖在刀刃上抹了一下,刀刃上立刻笼罩了一层黑色的不明物质:“帮我切割一些石块,这种20*20*20厘米的规格。我需要26块,尺寸请尽量精准。”

        布尼诺又把短刀还给了武昔今。

        呵,我拿你当boss,你却拿我当没有感情的岩石切割机。

        吐槽后的武昔今重新接过短刀,半信半疑的在旁边岩石山体上捅了一下。然后,刀锋轻易没入岩石,刺感和插在豆腐块上差不多。

        好锋利……

        武昔今咂咂嘴,你们这些高序列的手段真的是不怎么尊重自然科学。

        “好的女士,您对时间有要求吗?”

        武昔今很羞耻。

        谁能想象,昨天跟夜伴心还开过玩笑,今天就步入实践了呢?

        “我更在乎尺寸。”布尼诺将目光转向回鸣山的方向,看起来是不怎么着急,着急她早就自己动了。

        “那我开始了。”

        武昔今觉得现在不是动歪脑筋的时候,得先完成任务。他先试着用刀在大石头上切了几下,发现即便刀很锋利,但想切出标准尺寸还是很不容易。

        失败几次后,武昔今想到了办法,按照布尼诺预先布置好的凹槽制作了一块正方形模板。

        根据模板切割,难度果然直线降低了。

        武昔今切石块,布尼诺也取出一把小刀,在武昔今切好的石块上开始雕刻奇怪的符号,每块石头上一个符号,每个符号都不一样,似乎分别代表着不同的含义。

        大约半小时后,武昔今终于完成了26个石块的切割。

        布尼诺的雕刻也进入了尾声。

        “还需要一份祭品。”布尼诺道。

        “有要求吗?”

        “活的。”布尼诺再次开口,冰冷的语气让武昔今后背直接见汗了。

        咕噜……武昔今咽了咽口水,道:“我这就去找。”

        布尼诺点点头,没说什么。

        武昔今自然不肯久留,他生怕听到布尼诺说“不必了,你不就是活的吗”这种话,一路小跑就冲下了山。

        此时武昔今兔子的特效时间已经过了,他也没敢在布尼诺面前秀小蛇,否则可能会面对这么一种情况:原本布尼诺没把自己这个小人物放在眼里,但看到小蛇后,重新对祭品内容提出了附加需求。

        离开岩壁,冲下小山包,越过苹果树,武昔今在小河青石上,再次看见了那只养尊处优的乌龟。

        它此时正懒洋洋的躺在那里,身体刚好处在夕阳最后一缕光芒笼罩之下。

        就你了。

        武昔今轻手轻脚的靠上去。

        然而接近2米距离时,乌龟竟然产生了警觉,回头看到了武昔今。

        哈!

        武昔今大吼一声扑了上去,就想把乌龟摁在石头上。

        然而乌龟却不按套路出牌。

        它突然爆发出无与伦比的敏捷,嗖的一下就串了出去,眨眼的功夫就跨越了十几米的距离,直接扎进河水中。

        武昔今:?

        不是,这龟玩意平时跑这么快的么?

        这就触及到我知识的盲区了啊!

        刚刚那只乌龟跑到河里后就知道自己安全了,在武昔今面前晃来晃去,一会狗刨一会仰泳。

        看了看这条不算太深的河,附近可能也不好抓什么活的生物了,武昔今决定跟它死磕。

        他把鞋和外套脱下来收起,同时取出两条炸黄花鱼,连刺带肉嚼了下去——这是武昔今中午吃水煮鱼时顺便买的。

        很快,武昔今在游泳方面的能力获得了加强,同时一个猛子扎进河。

        这次龟兄真被打了一个措手不及。

        它做梦也没想到武昔今的游泳比它还6,不仅快,还能水下呼吸。一番追逐之后,武昔今终于把乌龟脑袋按在了黑漆漆的泥沼中,任凭乌龟如何挣扎都无济于事。

        呵,渣渣。

        收工上岸,武昔今拎着自己的战利品,用毛巾擦水,又重新穿好衣服。

        到了此刻,武昔今再次遇到新的抉择:自己已经出来好一会了,离布尼诺也非常远,如果就这么跑的话,有没有可能跑得掉?

        这个想法一发而不可收拾。

        布尼诺毕竟是个定时炸弹,办事之前没杀自己,不代表提上裤子还会一如既往。

        现在逃跑虽然也可能存在一定画蛇添足的反效果,但其实也值得一堵。

        武昔今这次出来与第一次绕圈的方向是相反的,稍稍思考过后,武昔今重新吃了几块兔肉,继续沿着这个方向奔跑。

        然而令人尴尬的事在几分钟后突然上演。

        武昔今终于还是抱着龟,路过苹果树,登上小山包,越过岩石壁,最终再次出现在布尼诺的身前。

        “我以为你找到祭品后会原路返回。”

        布尼诺冷眼看了一眼武昔今,又看了一眼乌龟,似乎在考量这两个活的东西哪一个献祭了更容易满足邪神。

        “呵,是啊,我原本也这么觉得。不过现在这样似乎也不错,命运再次让我们以神奇的方式相遇,我刚刚还以为自己迷了路。”武昔今尴尬而不失礼貌的赔笑,并且不顾龟兄的拼命反抗,很积极主动的将乌龟放在已经铺设好的祭坛上。

        这是霸王硬上弓。

        不对,是王八硬上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