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工作 2020-05-08 16:24 的文章

第52被宠物高H武老板

        “给我就可以了。”

        女佣人签字后找人一起将包裹抬回房间,别墅门再次被关闭。

        武昔今稍显失望的重新返回自己的石凳,只是知道了夜夫人可能的名字,并没有实质性的进展。

        又过了大约1小时。

        时间已经快到4点半,就在武昔今想着这里今天或许没线索了,要不要再回土地规划局看一眼的时候,一辆私人马车从别院中缓缓驶出来。

        这辆车并没有拉窗帘,透过车窗,武昔今看到一个四十出头有点地中海、身体发福的男子。

        看到男子的一瞬间,武昔今情不自禁发出一个“卧艹”的惊叹声。

        这男子不是别人,正是曹原曹主任!

        武昔今快步跟了上去,同时还原出一系列情节:

        夜玛去办公室找曹原,夜玛在王骑办公室等了15分钟曹原没来,夜玛就意气风发的回家了……然后曹原本来就在家。

        真是,阴吹私丁。

        这种情况王骑显然就不是唯一突破口了,武昔今打了辆马车跟着曹原,他以为曹原可能会去单位看看,然而曹原在到土地规划局之前就拐了弯,于10分钟后在一间商铺门前停下。

        这是一间卖米的商铺,门口标牌今日米价20铜元/斤。

        好贵!

        武昔今记得,在石斑镇时,米价是1.5-2铜元/斤,这整整翻了10倍?

        大城市的价差?

        还是别的?

        曹原并没有在商铺停留太久,他询问了一些事情,可能与销售的数额有关。

        店员在曹原的询问下连番摇头,曹原训斥了一番之后,店员拿板擦和粉笔,将今日米价改成了18铜元/斤。

        这是卖不出去了吗?

        之前的一些对话不由自主浮现在武昔今脑中:

        “我能想象,公会那些商人听到这个消息后,表情一定会十分精彩。”

        “你别看我家米饭随便加就使劲吃,跟你说,这粮价高不了几天了,别为了多吃两口饭吃出病来,得不偿失。”

        ……

        从商铺离开,马车三拐两拐,在一栋小别墅门口停下。

        这次就看不到内容了。

        武昔今等在门口计时,70分钟后,曹原的马车已经从别墅中驶了出来。

        时间这么长?

        看来是正经事。

        此时已经6点了,武昔今继续跟着曹原,发现曹原没再继续溜达,而是直接回了家。这下武昔今就觉得没什么好跟的了,决定把目标放在刚刚别墅主人身上。

        武昔今要捋清这一系列人物错综复杂的关系,从而找到新的突破口。

        这一来一回也就不到20分钟。

        武昔今付了车钱后让马车离开,独自在别墅周围转了几圈。

        没多一会,武昔今站在了别墅的自来水阀门前,露出若有所思的表情。

        ……

        晚上7点,武昔今出去采购了一趟后,重新出现在别墅门口。

        当当当。

        武昔今敲响别墅大门。

        他没有直接得到回应,又敲了两三次,别墅内传来一个柔糯的声音,拖鞋踏地的声音由远及近,紧接着,房门被打开,一个身穿薄纱睡裙睡眼朦胧的女士出现在武昔今面前。

        她看起来20岁出头,容貌偏上等,身材玲珑有致,盘起的长发稍显凌乱,似乎是睡觉压的。

        “你是?”

        女子看到武昔今明显一愣。

        这里除了曹原几乎不会有人来,女子第一反应以为曹原去而复返。

        “女士您好,我们公司在对附近自来水管道进行整改,想请问一下,您房间停水了吗?”武昔今此时已经换了一身工作装,手里提着一个小框,里面装着板子、钳子、夹子、绳索、胶布等作案工具。

        “停水?”

        女子愣了一下,然后道:“您稍等,我去看看。”

        女子说完,踩着拖鞋一路小跑进了浴室,几秒钟时间,又一路小跑从浴室中出来。

        回来时,拖鞋还踩出一路的水印。

        “不好意思,我家确实停水了,什么时间可以恢复用水?”女士问道。

        “不用担心,我出现在这里就是帮您解决问题的。自我介绍一下,我姓武,武牢板,武术的武,牢固的牢,板凳的板,请问怎么称呼?”武昔今摘下帽子说道。

        “您好,我姓冬,冬莞莞。冬天的冬,莞尔一笑的莞。”

        冬莞莞不知不觉间就用了跟武昔今一样的句式来回答,尽管她似乎并不需要介绍的这么详细。

        “真是好名字,跟您的气质特别搭配。”武昔今随口称赞了一句,然后道:“女士,我现在方便进去看看吗?”

        “当然可以,武先生请进。”冬莞莞给武昔今让出一条道。

        “您可以直接叫我的名字。”武昔今微微欠身。

        “好的,武先…,嗯,武牢板,就不用换鞋了,客厅有点乱。”冬莞莞不好意思的说道。

        还真不是冬莞莞谦虚,似乎是没来得及整理的缘故,客厅确实很乱。

        进门后最先进入视野的是半遮着窗帘的落地窗,窗前有一组看起来很豪华的真皮沙发。

        乱就是从这组沙发开始的,这里原本应该放在沙发上的靠垫被踢到了地上,而沙发上则搭着一件蕾丝边的围裙,以及一条破损的丝袜。

        视线转移。

        沙发组3米外的长桌上,本应遵照一定审美摆放的茶杯茶壶此时被胡乱堆叠在桌子的一角,长桌空出的大半空间上,零星有一些牛奶、番茄酱类似的食物残留,让本就不再美观的摆设更显凌乱。

        跟着冬莞莞进了浴室。

        浴缸中有一半的水,水温已经凉透,上面飘着花瓣。

        浴室地面被溢出的水打湿,没有风干,冬莞莞刚才拖鞋上带出的水显然来自这里。而且地上不是纯水,似乎掺杂着一些类似香皂的物质,使得瓷砖地表特别滑,武昔今踩在上面都要小心翼翼的。

        “不好意思武牢板,家里太乱了。”

        冬莞莞惊奇的发现,武牢板这名叫了两次之后,竟然意外的顺口?

        “没事没事。”

        武昔今觉得俩人折腾70分钟的时间可能基本都是这位冬莞莞在忙活,所以曹原走后会比较疲惫,就自己睡了一会,没有收拾,完全可以理解。

        自己只是过来看一下案发现场,没必要督促别人做家务。

        开了一下水龙头,武昔今象征性的用板子四处拧了几下,不出意外并没来水。

        但‘表演’提供的演技毋庸置疑,武昔今作为水暖工人没有被看出破绽。

        兜兜转转最终把水阀给打开,几分钟后,自来水供应再次恢复了正常。

        “修好了。”

        武昔今为自己轻松解决恢复供水的问题比较满意。此时目的已经达到,他准备离开了。

        “真是麻烦你了,武牢板。”冬莞莞微微欠身,礼貌的对武昔今致谢。

        “是我们给您添麻烦了。”武昔今道。

        “慢走。”

        冬莞莞再次微微欠身。

        没说欢迎下次光临,就中评吧……武昔今笑着摆摆手,将别墅门关上,转身离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