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趣事 2020-06-22 13:36 的文章

第1388拔插拔插 严格的检查

        申大鹏心里冷哼了一声,嘴角浮起一丝冰冷。

        除了黄彬在背后使计,不断的算计自己,还能有谁会这样?

        先是让黄毛小子等人鼓捣这些朴实善良的村民前来闹事,然后又是给质监局和环保部门打电话投诉,让他们前来调查自己。

        黄彬这步棋走的可是太好了,每一步都阴险万分。

        申大鹏心里想着,那些环保和质检部门的人已经走了进来。

        “谁是旗鹏物质回收公司的负责人?”

        一个穿着质检制服的工作人员冷冷的问了一句。

        申大鹏走上几步,指了指自己,“你好,我是旗鹏公司的负责人,有什么事情吗?”

        虽然心里已经十分清楚,但是表面上,申大鹏还是装出一副吃惊的样子。

        “我们是质监局的,我们接到群众举报,你们公司的手续有问题,所以过来看看,能配合一下吗?”

        看样子,眼前说话的应该是质监局的某个头头,从言谈举止上,申大鹏就能看的出来。

        “当然可以了,欢迎前来检查。”申大鹏很有礼貌的做了一个请字,随即示意午旗瀚带着质监局的几个人向厂区里面走去。

        “你们是环保局的同志吧?”申大鹏没等后面几个人说话,率先开口朝着其中一个长得较胖的中年人客气道。

        穿着白衬衫的中年人点点头,“我们也是接到群众举报,你们公司在生产经营方面存在环境污染的问题。”

        又是一个接到群众举报!

        申大鹏心里冷笑了一声,这黄彬这次玩的可是太好了!

        “欢迎各位前来检查!”

        此时,申大鹏虽然依然客气有加,但是脸上的笑容已经有些僵硬了。

        他的心里,此时恨不得痛骂黄彬祖宗十八代。

        两帮人进入厂区开始仔细检查起来,申大鹏和午旗瀚等人陪在这些工作人员身后,时不时的解释一些问题。

        之前那几个警察眼见质监局和环保局的人来了,也乐的轻松,几个人嘱咐那些村民不要闹事,耐心等待检查结果,然后招呼一声开车走了。

        眼见质监局和环保局的工作人员进入里面进行检查,这些村民又开始兴奋起来,毕竟,如果真的存在问题的话,那么他们的赔偿问题就能解决了。

        环保局的工作人员先是进入办公大楼进行了一番检查,又去后面的仓库检查了一番,倒是没有发现什么大的问题。

        毕竟,当初建造厂房的时候,申大鹏可是再三叮嘱午旗瀚,一定要按照环保要求修建,全封闭式不说,还专门留有抽风机,专门进行空气对流。

        所以,尽管偌大的库房里废品很多,但是都摆放整齐,地面卫生也很是干净。

        环保人员对那两台造粒机很是感兴趣,围上去看个不停,询问环保方面是否达标。

        申大鹏让午旗瀚拿出来当初购买时的相关手续,上面写着,各项数据在生产时都已经控制在环保要求的数值范围内,并不会造成污染。

        环保人员又询问各类废品是如何存储的,申大鹏指着不远处专门存放废品的地方,指引着工作人员前去查看。

        “这是专门建造的库房,单独用来存放废旧电子产品。”

        申大鹏走到一个小房间门口打开门,里面整齐的摆放着一些废旧电视冰箱以及线路板等。

        “电子产品大多还有重金属,存在二次污染的可能,你们怎么保证存放安全,不会造成污染?”

        之前那个微胖的中年人瞧了一下库房里的东西,不由得皱起了眉头。

        “这个你们放心,正是因为废旧电子产品存在二次污染的可能,所以我们才专门将他们放在这间密闭的库房,并没有像别的废品一样摆放在外面。”

        申大鹏急忙解释起来,指了指里面放置的一小桶白灰,”这是防止湿度过大采取的措施,另外还安装了换气扇,每天定时通风,以保证温度和湿度都达到合适的范围。”

        中年人听到这里,没有说话,但是却轻轻点了点头,再次朝着库房里面扫了一眼后,就挥手示意身后几个人离开,又向前走了过去。

        看来,应该是不存在什么问题的。

        申大鹏轻轻舒了一口气,让跟在身后的公司一个年轻人关上库房的门后,又急忙跟了上去。

        “这些是废旧塑料?”

        中年人向前走了两步,指着面前堆放的高高一沓塑料纸问道。

        “没错,是回收来的废旧塑料。”申大鹏急忙应道,“对于这些废旧塑料我们都是经过一遍水洗,然后整齐的摆放在这里。”

        中年人似乎有些不相信,亲自上前随便扯下一片查看起来。

        虽然这片塑料看上去破旧不堪,但是因为清洗过的原因,上面没有一点污渍。

        中年人又拿着塑料片凑近鼻子闻了闻,似乎并没有闻到什么异味,这才将塑料片重新放好。

        “看来真如你们说的,已经清洗过了。”

        中年人拍了拍手,满意的对申大鹏说道。

        “绝对没问题,我们购买了专业的清洗设备,水里放了专业的清洗剂,绝对环保。”申大鹏轻松的回道。

        “这是回收来的废旧塑料桶?”

        一行人又向前走了几步,环保局的一个年轻女孩指着不远处堆放的一些比较大的塑料桶问了起来。

        “对,原先是装机油汽油一类的东西,很多都裂口甚至有破洞,装不成这些液体了,所以都成了废品了。”申大鹏跟着解释起来。

        申大鹏的话刚说完,在场的几个环保人员脸色都是微微一变,似乎是申大鹏话里的汽油机油这些字眼比较敏感,他们都不约而同的向那堆废旧塑料桶走了过去。

        “这些没有清洗吧?”

        “这里面还有残存的机油呢。”

        几个工作人员戴着手套,随便拿起地上的那些塑料桶查看起来。

        申大鹏一愣,随即解释起来:“这些真是没办法完全清理掉,你们也知道,毕竟是油类东西,很难清理的。”

        “那也不行,残存的汽油怎么说也有危险,就是机油,如果密封不严的话,长期裸露在外,对环境也有污染不是?”

        中年人显然不同意申大鹏的这个理由,脸色一板很是专业的说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