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趣事 2020-07-10 16:00 的文章

第1425拔插拔插 情商转移到智商了

        一曲伤感的《天鹅》结束,舞台上的冯悠悠深吸一口气,抒发因乐曲而带来的忧伤情绪,拿起麦克风,轻咳一声。

        “非常感谢大家的到来,因为场地租用的时间问题,我就少说话,多拉曲子给你们听,好吗?”

        “不好!”

        “不好!~~”

        冯悠悠的话被粉丝们异口同声的怼回去,而且拉长音之后的效果,那才是怼的干干净净,彻彻底底。

        “那……你们不听我拉琴,想干什么?”冯悠悠轻柔的声音问道。

        “唱歌,唱歌!!”

        “我唱歌跑……”

        “哐啷啷!”

        冯悠悠的话还未说完,演奏厅门口突然传来阵阵金属响动,吸引了几十人的注意,纷纷回过头去张望,眼中满是嫌弃,毕竟好不容易跟偶像悠悠见面,却被人无端打扰,哪里还会开心。

        “对不起,对不起!”

        “嗯?公孙淼?”

        虽说演奏厅的灯光偏暗,但公孙淼的穿着和一米九的高个子,还是让申大鹏一眼就认了出来,“他还真来呀?脸皮挺厚……跟我差不多呢。”

        说着,看向了一旁的曹梦媛,发现曹梦媛只是不耐烦的瞥了一眼便回过头来,再无其他反应。

        申大鹏自信安心的微微一笑,可也就是一笑而已。

        他不知道公孙淼这家伙哪来的,居然跟个牛皮糖似的粘在曹梦媛身边,时间久了,可不是什么能让他放心的好事情。

        公孙淼做到后一排的座位,跟申大鹏示意点头,

        申大鹏点头回应,“来了,兄弟?”

        不过,公孙淼却没继续搭理申大鹏,毕竟申大鹏像个穷小子一样,他才不想浪费时间跟这种人交往。

        转而探头凑向曹梦媛,“我知道你最喜欢大提琴的音色,也喜欢优秀的女大提琴手yoyo,所以我专门赞助了这场小型演奏会,希望你能喜欢。”

        “嗯?你赞助……”

        曹梦媛刚要回头跟公孙淼说话,却被申大鹏用手臂拦住,将她脑袋夹在臂弯。

        “朋友,你这样太不绅士了。”公孙淼皱眉吐槽。

        “绅士?你是不是把情商都转移到智商了?绅士能让你追到梦媛吗?”申大鹏像看白痴一样瞥了公孙淼,不过更多是一种玩笑与戏弄。

        “梦媛,你是个非常优秀的女孩子,家庭背景也是非同一般,我知道,也许我暂时配不上你,但你相信我,终有一天,我会站在高处,与你相配的。”

        公孙淼的声音并不大,而且他也有意压低了音量,但是在演奏厅这中密闭的空间,只要乐器没有奏响,任何声音都会显得特别突兀。

        “你的告白太没有新意了,早有人在两年前就对梦媛说过,你要不要试试换个其他的表白方式?比如……去把yoyo的麦克风抢来,单膝跪地,当众告白?”

        申大鹏像是在给公孙淼出主意,实则全是馊主意,就连旁边的曹梦媛都忍不住用胳膊肘顶了他的肋下柔软处。

        “我……”公孙淼又要说话,却被申大鹏快速打断。

        “你什么你,你叫什么来着?姓公,名孙淼,是吧?”申大鹏想要发火,又怕当曹梦媛的面丢人,只能拿公孙淼的名字开玩笑。

        “你这家伙,真是……我复姓公孙,单名一个淼字,拜托,我跟梦媛说话,你能不能别插嘴?再说,拿别人名字开玩笑,这是小学生做的事,你幼不幼稚?”

        “是我幼稚还是你幼稚?我跟梦媛正在约会,你不仅死乞白赖的跟着,还跑来演奏会这么高雅的地方说那么低级的告白,你白长这么高的个子,营养都让骨头吸收了,没奔着心眼使劲吧?”

        “你才缺心眼,你……”

        公孙淼心中气愤不平,可又被噎的无话可说,眼前这小子如此粗暴,曹梦媛还愿意答应一起来看演奏会?

        难道,真像这小子说的一样,曹梦媛喜欢粗犷的男生?难道真是自己暖男的人设不符曹梦媛的审美?

        不不,一定不是的。

        公孙淼在脑海里回想镜子里的自己,身材高大,胸肌、腹肌、人鱼线,应有尽有,高中就可以开着跑车上学,迷倒万千美少女,典型的高富帅。

        至于眼前的小子,虽然不是屌丝,但怎么看也没自己帅气,穿着也是个穷小子,话语间的语气也尽是流里流气,典型的矮矬穷。

        曹梦媛会不喜欢自己,喜欢他?不过也有一种可能,就是因为从小娇生惯养,没见过这种矮矬穷的家伙,所以一时好奇,才答应约会而已。

        “梦媛……”

        “我想安静听一场演奏会,可以吗?”

        这次打断公孙淼的,是曹梦媛温柔又冰冷的声音。

        “好,我不说话。”

        曹梦媛不悦发话,他除了暂时知难而退,别无他法,甚至连道别的勇气都没有,蹑手蹑脚出了演奏厅。

        “接下来巴赫无伴奏组曲,希望大家喜欢。”

        yoyo的演奏继续,音色和曲调都非常优美,但申大鹏却没心思在听,而是默默记住一个名字,公孙淼。

        华灯初上,锦绣未央,星空斑斓满满,明月皓白悬空。

        松海市江边的夜景,绝对称得上美轮美奂。

        凉爽清风吹动着曹梦媛的发丝,也撩动着申大鹏的心弦,两人已经足足在江边走了一个小时,没有多余的废话,只是静静的走在青石路上。

        借着昏黄的路灯,偶尔看看对方,再像个偷心贼一样赶忙躲开对方视线。

        路灯下,身影由短变长,再由长变短,如此反复,像极了有些人一生的跌宕起伏,更像是大部分人没办法安稳的一辈子。

        “丫头,你不开心。”

        申大鹏突如其来的开口,让曹梦媛脚步一滞,摇摇头,脸上附和着微笑,“见到你,我很开心呀。”

        “你有心事?”申大鹏追问。

        “没有,我又不像你一样,野心勃勃,哪有心事。”

        “我野心勃勃?我只是为了四年之约,为了你而已!不过幸好,快了。”

        申大鹏心中念念算计着他如今可以掌控的一切,距离他曾许下的誓言,只差一步之遥,只等他掌握了黄家的所有资源,让黄家再无翻身可能,就是出手之时。

        “其实……你不用那么拼命,我听父亲说,黄家遇到大问题,不会再有长久的安宁了,至少,他们暂时没有精力来考虑我和黄彬的婚事。”

        “呵呵。”对于曹梦媛的话,申大鹏报以淡然一笑,黄家的事他在清楚不过,毕竟对于敌人,知己知彼,是最起码的条件。

        “你已经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