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趣事 2020-07-30 14:47 的文章

第1465拔插拔插露出狐狸尾巴

        申大鹏闻言微微一笑,索性坐到诸原野身旁,顺手递过去文件。

        “适不适合还得你哥了算,以后工作出现问题,还得靠你帮衬,这几个推广文案总结出来一个最合适的,公司可以接受,明天下午会议前拿来交给我批复,怎么样?”什么情况?

        诸原野本以为对方会有一层不明表现,自己能看出来点东西,但没想到,申大鹏表现的知道了自己有关系,格外亲切,就差喊一声,‘自己人,大家一起捞好处了。’

        “总监够敞亮,也够大方,明天必须做出一套完美方案给你。”诸原野乐呵呵的,脸上横肉颤抖着,“方案批复下来,肯定会在总监英明决策下为公司再创福利,明天开完会,可以为您接风洗尘吗?也为庆祝第一条文案成功干杯。”

        几句话功夫,申大鹏心中已经有数,这种人在公司当高管,绝对离不开诸元丰指点。

        如果诸原野没看出来自己的试探,真以为自己是关系户,想靠着关系留在公司,表现较热情,那么此人必会被淘汰。

        但申大鹏经历尔虞我诈数不胜数,此时已然明了,“诸元丰,总经理,我刚到公司就让人来各种试探,看来,范爱生所言不假,公司内部争斗严重,搞小团体吗……”

        不知是被气的,还是为自己疏忽,申大鹏脸上的笑容僵硬,本以为公司内部没自己想象中的差。

        但现在看来,玩猫腻,玩手段,似乎成了公司常态。

        就连那总经理,也参与其中。

        别人不知道申大鹏身份,仅有少数人才知道,他是公司董事长。

        一个总经理玩弄手段心机,甚至于在第一次试探申大鹏时候,就注定了失败的结局,露出狐狸尾巴,因为他根本不知道实习生就是董事长。

        拥有公司绝对股份,掌控一切的顶尖人物。

        “公司别的部门有没有我们自己人在?我这还真得和他们多接触一下,省的日后出现问题难办。”申大鹏套着话,思路却已清晰。

        万海广场,该拿谁开刀,下多重的手,心底已经有了计较。

        “嘿嘿,别人还用管吗?只要你上面那位高兴,什么事情不都一句话?”诸原野很满意对方的表现。

        总监又如何?

        自己哥哥可是总经理,对方顶头上司,就算空降总监在京城那边有人,山高皇帝远,在深城又能泛出什么浪花?

        向他诸原野示好,不就代表着低头?他已经给申大鹏贴上了识趣标签,并且想到和这种人玩,迟早可以一脚踹开自己上任,心理美滋滋,别提多高兴了。

        殊不知,一个公司部门的小小主管,在职场方面,在申大鹏手里毫无翻身之地,甚至于还在沾沾自喜,以为自己得到足够消息。

        “好!一句话的事,明天等你文案!”申大鹏肯定道,两人握手一笑,皆露出合作愉快的笑容。

        剩余几人各个部门经理,申大鹏故技重演,也懒得虚伪客气,全部用直接暴力直接深入要害,点出关系户,利用此手段进行交谈。

        不聊还好,这一聊完,躺在办公室沙方上的申大鹏觉着今晚很难入睡了。

        因为运营部一共七个高管,只有一个人拒绝了申大鹏的拉拢,另外一个保持观望态度,暂时没和他达成一致。

        这如何不让申大鹏心惊。

        千里之堤,毁于蚁穴。

        虽然每个人或多或少,都会带一些私心,但深城这边做的实在太过分,例如给员工发下奖金。

        原本是一千元,经过层层剥削,到员工手里能有一百元都算不错的,很多奖罚根本落实不了。

        再例如,公司内签署推广文案,本来万海广场建立起来,在这年代,各媒体抓住热点已经争前抢后报道,但仍旧花费一笔资金,去做无谓的消耗。

        案例比比皆是。

        若非申大鹏此次有备而来,很可能被公司这些人渐渐掏空,要知道,这才是公司刚开始发展,各项利益并没有那么让人眼馋。

        他强忍住直接去找王忠茂麻烦的冲动,静等明天高管会议召开。

        在他想法里,王忠茂此人身为公司总裁,若与某些人同流合污,那么他会毫不犹豫找人替代。

        反之,他不太希望王忠茂也是个自私自利的人,毕竟深城这边万海广场,几乎所有事项都是王忠茂在张罗。

        能够渡过初期,进入持续增长阶段,此人能力毋庸置疑。

        一个有能力的人才,若处理不当,将会带来麻烦与损失。

        至于那个总经理诸元丰,此刻不知道,已经被列入动刀子的名单,原因就在于申大鹏的身份,和董事长玩心眼,各种试探,你那不是找死吗?

        就像沉睡着的巨龙,在它身上乱摸乱画,绝对讨不到好处。

        “运营部,是个好部门,看来范爱生的不假,如果你王忠茂明知诸元丰耍手段不管,明天定要弄个清楚。”申大鹏细细琢磨着。

        王忠茂此人担任总裁职位,公司各项指标证明了他的能力,现在想不通的是可以肯定,王忠茂知道手下人在玩小手段,搞团体之类。

        因为那些原本该销毁干净的文件,存在有蛛丝马迹。

        再隐秘,再高明的隐秘手段,在申大鹏这位董事长面前无所遁形,何况一些问题翻阅文件便可发现。

        现在回味起来,申大鹏笑了起来,“公司离开诸元丰发展不起来吗?故意露出来马脚,把问题甩我身上,如果我是一般实习生,发现不了这里面的猫腻,明天就会把我开除吧?”

        ……

        ktv包房内,诸元丰面色难堪,“要被你们几个害死!”

        “不是啊大哥,他只不过是个实习生,心机不可能那么深,再了,我们也就是试探了一下,什么事情都没干呢……”诸原野一脸懵,搞不清楚哪里出了问题。

        “急功近利的家伙,你们七个人轮流试探他,能不被看出来才怪,公司里除了总裁懒的干这些事,还有谁会试探他?”诸元丰恨铁不成钢,指着几人破口大骂。

        还没搞清楚对手身份,就开始出招,不知道敌在暗我在明,轻举妄动会被一棍子敲死的道理都弄不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