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趣事 2020-07-31 20:03 的文章

第1468拔插拔插 手续的问题

        物流公司,深城这边,基本上是王怀龙一手操办,所以不用再向万海广场一样,去找公司内部问题。

        “大鹏,你什么时候过来的?这么热的天,都怪我没去接你,实在不好意思。”翟老六一下从办公桌后站起身来,显得很是惊讶。

        翟老六,深城物流公司一把手,是王怀龙调配到深城,负责公司发展。

        两人曾经见过,但没接触过。

        不过翟老六对于申大鹏的印象很深,因为王怀龙昨晚和他提过几句,身前似生的年轻人,是物流公司股东。

        廖如生一脸惊讶,他作为万海广场总裁司机,岂能不认识翟老六?眼前的人可是物流公司一把手,看这态度,似乎忌惮申大鹏。

        这让他很不解。

        接下来申大鹏所的话,使廖如生顿时觉着深不可测,“物流公司在深城,最起码要发展二十家分公司,这两个月没扩一家是怎么回事?”

        “申总监,您是不是搞错了?他可是物流公司老板,我们虽然多项业务合作,但也只属于合作关系,您看……”廖如生琢磨了下,实在忍不住开口道。

        按道理公司高层司机,见这种事绝对不会插嘴,甚至离远远的,免得引起不必要麻烦。

        但申大鹏把他带了过来,既然代表万海广场,为什么闻讯别人公司内部事情?而且一开口就是质疑?

        白了,他怕申大鹏得罪对方。

        “啊生,万海广场有一批货刚好运来,既然你在,通知你们公司的人,问问是直接拉仓库还是我们帮忙先存着。”翟老六看出来了一些问题,当即支开廖如生。

        他听过的事情可不仅仅局限于物流公司,街道拐弯处,小雨科技馆几乎每天爆满,听于眼前的人也离不了关系,包括近日开张的万海广场。

        似乎每个公司,都存在着申大鹏的影子。

        廖如生顿时觉着一股寒意袭来,翟老六居然不生气?那么直接询问公司运行情况的申大鹏,是不是意味着权利不比翟老六底多少?

        这个年轻人?究竟是何方神圣?

        见廖如生离开办公室,申大鹏微笑坐在沙方上,他带廖如生过来带有一丝目的性,毕竟南下多项业务需要开展,想着多一些趁手的人以备不时之需。

        更重要的一点在于王忠茂,他现在需要了解更多深城各方面发展,所以态度始终

        “物流公司本来福田区那边已经张罗起来,地界选好,不知道怎么回事,去申请道路普通货运,道路货物专用运输经营许可证,没申请下来,这不,刚准备过去问问怎么回事,你就来了。”翟老六叹了口气,幽幽道。

        申大鹏听着,琢磨一下问道:“是本先批复到最后一道流程,被卡住了?”

        “对!这种大城市办理证件很麻烦,跨区更麻烦,不过我们用正常渠道来办,李曲昌不应该刁难才是……”翟老六算是看的明白。

        进门直奔主题,显然,申大鹏有备而来,就是帮忙解决公司问题的。

        他不认为自己搞不定,要是能够迅速解决问题,他乐的清闲,所以在知道物流公司背后有申大鹏的影子情况下,他把事情细节交代出来。

        首先,李曲昌是福田区交通局一把手,物流公司正常流程办理分公司,其它资料已全部批复,就差李曲昌签字。

        李曲昌刚开始已经同意签字,今天早上翟老六派人过去,那边居然只给出了资料有纰漏,不给办理的答复。

        电话也打不通。

        所以翟老六准备亲自跑一趟,尽快落实。

        “还有这种事?答应批复最后卡死,你确定所有资料都没问题?”申大鹏暗示道。

        问题来了。

        “肯定!我跟李曲昌没过节,再能拉动经济增长,他乐得公司落地才是,但现在卡住,我想事情不会那么简单。”翟老六否定了多种疑虑。

        李曲昌他了解,这两个月没少打交道,涉及不到利益关系,所以不存在送礼打点关系一。

        “福田区交通局,把资料准备好,我们过去一趟。”

        听片面之词,远不如亲身接触,申大鹏打定主意,自沙发上起身,朝着外面走去。

        翟老六眼睛一蹬,觉着压力扑面而来,他不知道对方那里来的自信,但这并不接下来所做之事。

        他是聪明人,明白很多事情该怎么做。

        “申总监,我先回公司,您忙着。”廖如生不敢再跟下去了,对方究竟是什么来历他都弄不清楚,继续跟下去还不知道会发生什么。

        一个运营总监,比王忠茂那位总裁话都有底气,是什么样的存在?

        “好。”申大鹏点了点头,没有多。

        离开物流公司,申大鹏和翟老六不知道,一场阴谋正在等着他。

        路上,翟老六介绍着物流公司各事项,事无巨细。

        资金问题和运输车辆由于多是在京城调来,所以起步相当迅速,此地距离火车站不远,又因为盘下了大面积土地,所以一切都显的顺风顺水。

        现如今,以深城庞大的面积而言,有着巨大人群基数,以及各种物流刚需,一个公司显得远远不够用。

        因为非但火车站,高速路口,出入海关,乃至于港口,涉及到交通运输核心地带,占据这些地方,就代表着业务能够更方便进展。

        之所以申大鹏把核心放在物流公司,原因就在于他所涉猎的各行各业,如今都需要物流输送。

        大雨快送,小雨科技馆,鹏莹家用电器,包括万海广场等等都需要物流来支撑。

        想到黄彬有备而来,并且直接掐住自己要害,申大鹏就是一顿上火。

        殊不知,黄彬正在深城交通局指点江山。

        “魏叔叔,事情就拜托您了,如今国内各种货物运输刚需量大,有我们黄家与曲政公司合作,加派大量运输车,使得全国各地货运时长缩短,这将起到历史性作用!”黄彬的很兴奋。

        出谋策划的钱小豪陪笑着,他无时无刻不再想着打击申大鹏,见到申大鹏做快送,做物流,来心思的他出了一招阴的。

        如今国内各货运公司,与其自建物流公司等运输项目,不如直接融入曲政公司,拓展运输链。

        何况,黄家在曲政公司本就有一些股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