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趣事 2020-09-04 16:06 的文章

第1589拔插拔插 假想的情敌

        识时务者为俊杰,明知道斗不过对方,还要硬撑着把别人当作对手,这样的争斗是毫无意义的。

        对公司没任何好处不说,甚至还会引起一系列不必要的麻烦,能不招惹尽量保持一段距离,原因便在于公司不是用来招惹仇恨度的。

        自然,若有利益冲突,避免不了争抢,这番话另作解释。

        郑海霞明白这个道理,与深城发展银行没必要再纠缠下去,“招惹了再说,申顾问你是不是又想着回家了?”

        没几天就要过年,大街上已经挂出来了红灯笼,国内春节是每个人的童年梦。

        锣鼓喧天,鞭炮齐鸣,想起儿时的琐事,不由会觉得曾经的满足难能可贵,一颗糖,一把瓜子,玩着鞭炮,春节向来是孩子们最开心的时候。

        申大鹏也有一段时间没回去了,此次回家目的性不强,陪同家人是其主要回去的原因。

        “我家远在几千公里之外,不回去看看那能行?”申大鹏笑着走到落地窗前,伸了个懒腰,思绪飘忽到千里之外。

        目前深城各项工作已经稳定下来,年前仅剩的时间也不再适合开展新的业务,回家的行程,是时候提上日程。

        郑海霞想了片刻,饶有兴趣说道:“今年公司也没做出来什么业绩,年终奖分红跟你没关系了,不送。”

        “……”

        申大鹏刚走出公司,来到电梯口时,见到了一个老熟人。

        捧着玫瑰花,在电梯口不断来回渡步,申大鹏从公司出来的第一时间,郭志慎将目光转了过去,同时快走两步迎上。

        “申大鹏!”

        郭志慎面色不善,冷声说道。

        类似的麻烦事情,申大鹏最不愿意接触,他和郭志慎没什么往来,压根谈不上熟人,有了郑海霞这层关系,两个人才发生了一些冲突。

        “是你?怎么不去公司里面坐?”申大鹏脚步不停,按下电梯按钮,准备离开公司回去收拾东西。

        郭志慎始终觉得申大鹏是个货真价实的笑面虎,对郑海霞有着极多的歪心思,尤其是这两天,申大鹏不断来这家金融公司找郑海霞,两人多次一起出入公司,听说了这些消息的郭志慎简直气的睡不着。

        情敌就在眼前,郭志慎想好了说词,“小雨手机的事不知道你是否感兴趣?出去找个地方聊聊?”

        提起小雨手机,申大鹏上下打量郭志慎两眼,他和自己说小雨手机干什么?

        “没兴趣,你别拿着玫瑰花往我跟前靠,别人看见影响不好,给你说个消息,郑海霞就在公司里面,等会儿可能还会出去,你表现的机会来了哦。”申大鹏转移话题,没想和郭志慎过多接触。

        两者之间本来就没什么关系,尤其郭志慎的表现,申大鹏连和他做朋友的兴趣都提不起来。

        看出了申大鹏的冷漠,郭志慎脸色微微一变,上前两步冷声说道:“别人不知道小雨手机,我却知道,如果你不想小雨手机停产,最好听我一句。”

        提到这里,申大鹏冷不丁撇了眼郭志慎。

        小雨手机虽然自住研发了大量功能,申请了不少专利,只是诺机作为手机行业尖端者,拥有着更多的专利。

        一些专利是通讯行业几乎所有手机都需要具备的权限,小雨手机也买了不少专利,为此投入了大笔资金。

        手机几乎是申大鹏亲手参与制作起来的,他岂能不知道那些专利特权的重要性。

        郭志慎找自己谈,并做出威胁,在申大鹏这里简直就是作死的行为,一旦某些专利授权被诺机公司收回,将会对小雨手机造成毁灭性影响。

        “可以聊聊,就现在,不用去什么饭店。”申大鹏深吸了口气,避免不了应对这些麻烦。

        专利方面几乎是陈潇煋一人谈下来的,申大鹏知道这笔费用支出,但没有往细节方面过问,如今郭志慎找上门来,显然打算掐死小雨手机的咽喉。

        “就去这家公司怎么样?听这家公司的人说,你还兼职顾问,不能把我拒之门外吧?”

        郭志慎勾起嘴角,笑了起来,在绝对实力面前,申大鹏拿什么跟他斗?

        自己被公司前台拦在门外,甚至因为金融公司的保密性,郭志慎连公司都没进去过,当申大鹏把他带进公司时,他脸上的笑容更加灿烂。

        同时也对申大鹏恨上了,郭志慎可是诺机高管,身份背景更不简单,他进不来的公司,在申大鹏打了招呼之后,前台美女笑呵呵把他们带到接待室,找回面子的感觉相当不错。

        “不介意的话,我先去给美女送个花?”

        前台美女打开接待室门,郭志慎第一时间没跟着进去,反而将目光转到过道尽头郑海霞的办公室。

        一副吃定了申大鹏的模样,颇为让人觉得可笑。

        “别怪我没提醒你,最好别在公司闹事。”申大鹏皱了皱眉,不悦道。

        蹬鼻子上脸,形容的就是现在的郭志慎,有点机会便摆弄一下,生怕别人不知道他有特权似的。

        郭志慎微微一笑,见到郑海霞从办公室出来,整个人的神情气色都变好了一些,快走两步上前开口道:“郑美女,我看楼下在卖鲜花,觉得这玫瑰与你更相配,所以买了一捧,鲜花送给你,不介意收下吧?”

        本来郑海霞没去关注郭志慎,见到申大鹏看向自己的目光,她心理很是不爽,她不让郭志慎进公司,可这家伙竟然想办法进来了,看样子还摆了申大鹏一道,这就让她更不爽了。

        “郭志慎你最好别再来公司烦我。”郑海霞迈步绕过郭志慎,来到申大鹏面前停住脚步,“公司不允许任何外人进来,这人你带过来的,出了问题你要负责!”

        话语中带着浓浓的威胁,只是郑海霞也看了出来,郭志慎肯定用了什么不正常手段威胁申大鹏,否则以她对申大鹏的了解,眼前的人绝对不吃郭志慎那一套。

        就连公司和银行交手,申大鹏也保持平常心对待,不认为郑海霞蜉蝣撼树自不量力,一个郭志慎又怎能让申大鹏耗费心思应付?

        说完,郑海霞踏着高跟鞋离去,压根不正眼看郭志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