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生活 2020-06-04 00:02 的文章

第619他含她的乳奶揉捏揉搓狠狠 惩罚结束

        时光流逝,岁月匆匆,一转眼,大半个月过去了。

        毒云蟒身上烧伤的鳞片逐渐恢复过来,原先掉落的鳞片也重新长出了新的,就连头上的毒冠,也恢复了几分原先的色泽。

        可以看的出来,毒云蟒恢复的很好。

        一旁的叶凡还在闭关修炼,只见他气息平顺,看起来无波无澜。

        不过,在这平顺之下,却是暗藏着庞大的气息,大有不动则已,动则雷霆万钧的架势。

        起初,毒云蟒还不觉得有什么,但是细细一感受,却是发现叶凡无意间流露出的气势有些吓人,远超一般筑基初期的修仙者。

        “这家伙果真不简单,难怪年纪轻轻就能被紫云剑仙选为接班人,让他再发展个三五十年,必定成为一方霸主,要是能与他交好,那就不一样了。”毒云蟒暗暗嘀咕道。

        毒云蟒会有这样结交的想法,除了因为觉得叶凡的未来不可估量,更重要的还是叶凡的品性,绝对值得深交。

        叶凡还在继续闭关,闲来无事的毒云蟒干脆趴在一旁憨憨大睡。

        另一边。

        满怀希望的刘明山回到了石料厂,因为宋天明许诺过他,只要帮他做伪证,就提拔他为正式管事。

        现在,刘明山正等着任命书。

        可是事实上并没有什么任命书,只有死亡书。

        宋长老已经跟宋天明说的很明白,此事不能留任何破绽,所以刘明山注定要死。

        果然,几天之后,石料厂那边便传来了噩耗,刘明山死于非命。

        一个临时管事,又有人刻意压下了此事,所以最终也就没掀起什么波澜。

        转眼间,又过去了半个月。

        叶凡从打坐中清醒过来,闭关一个月,修为虽然没有明显的提升,但是心性,真元的凝实程度都有不小的提升,尤其是心性。

        一般人要是遇到这情况,肯定会暴跳如雷,怒不可遏,但叶凡内心却无波无澜,仿佛此事跟他没有关系一样。

        毒云蟒见叶凡苏醒过来,不由昂起头,问道:“你醒了?”

        叶凡一顿,冷不丁地问道:“有事?”

        “没事,就是闷在这里太难受,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见你闭关结束,忍不住想跟你聊聊。”毒云蟒说道。

        闻此,叶凡扫了眼毒云蟒,却没有理他。

        毒云蟒讨了个没趣,但却没有就此作罢,他想跟叶凡结交,而结交的第一步就是交流,所以只闻毒云蟒继续问道:“叶凡,你说我们会被关在这里多久?现在已经过去的一个月了,不会还要再关一个月吧?”

        “一个月?”叶凡顿了顿,却是摇头说道:“宋天明恨我入骨,宋长老看我也不顺眼,此番难得被他们抓到机会,估摸着没有个三年五载是出不去了。”

        “什么?三年五载?那我岂不是要闷死?”毒云蟒顿时叫了起来。

        “三年五载算什么?弹指挥间而已。”叶凡一脸不屑地说道。

        毒云蟒一脸无语,不知道该说什么是好。

        然而就在这时,守护后山的弟子却飞了过来,只见他翻手取出一块令牌,然后打入山洞口的法阵。

        接着,那法阵便缓缓关闭。

        “什么情况?”毒云蟒一脸迷惑地问道。

        叶凡也有些不解,不由问道:“有事?”

        “叶峰主,小人奉命前来传信,您面壁思过的惩罚结束了。”守山弟子回答道。

        “结束了?”叶凡一愣,狐疑问道:“怎么这么快?”

        “叶峰主,这个弟子就不清楚了,弟子只是奉命前来传递口信。”守山弟子回答道。

        闻此,叶凡不由怔了怔,直觉告诉他,此事未必是好事!

        而听到这话的毒云蟒却是一脸兴奋,犹如走出牢笼的灵鸟,叽叽喳喳说个不停,“太好了,终于可以走出这个该死的山洞了,终于能重见天日了!还是外面的世界好啊,你看这太阳,要多明媚就有多明媚,你再看这白云,要多白就有多白,再看这蓝天……”

        “闭嘴!”叶凡冷不丁的喝道,他怎么也没想到,毒云蟒还是个话痨。

        毒云蟒立即闭嘴,不敢再多说一句。

        顿了顿,只闻叶凡问道:“林红雪呢?她的惩罚结束了吗?”

        “前天结束的,已经离开了后山。”守山弟子回答道。

        “哦,这就好。”叶凡暗暗松了口气。

        随即,叶凡告辞一声,带着毒云蟒朝小琼峰飞去。

        “真是太好了,竟然这么快就脱困了,幸好没有关个三年五载,不然非闷死不可!”毒云蟒暗暗嘀咕道。

        顿了顿,只闻毒云蟒小声问道:“叶凡,你准备什么时候去那处福地?我随时都可以出发。”

        叶凡愣了下,然后才说道:“此事先缓缓,等过段时间再说。”

        闻此,毒云蟒不由一诧,狐疑问道:“你不着急?”

        要知道,一般修仙者听到福地,肯定会在第一时间霸占。

        然而看叶凡这个样子,似乎并不是很在意,仿佛那处福地可有可无一样。

        其实不然,叶凡兴许比谁都更加渴望福地。

        但是他现在需要顾及的东西有很多,首当其冲的就是蛟魔王,然后又是怪刀侠刘南山,所以他不可能了无牵挂的跟着毒云蟒去那处福地。

        因为一旦离开神刀门,便意味着风险,而这个风险却是死亡风险,是叶凡承受不起的风险。

        些许的功夫,叶凡便带着毒云蟒回到了小琼峰。

        刚到小琼峰,便看到大师姐、二师姐、三师姐,还有林红雪站在殿外的广场上。

        这时,大师姐她们也看到了叶凡,纷纷迎了上来。

        “小师弟,你没事吧?那姓宋的没把你怎么样吧?”大师姐钟灵玉一脸关切地问道。

        “大师姐,我没事。”叶凡回答道,然后扭头看向林红雪问道:“红雪,你没事吧?”

        “我也没事,就是待在后山太闷了。”林红雪说道。

        “确实挺闷的!”毒云蟒无意间搭话道。

        一时,众人的目光刷刷看向毒云蟒。

        顿时,毒云蟒变得不自然起来,甚至可以称得上警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