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生活 2020-07-30 14:47 的文章

第746他含她的乳奶揉捏揉搓狠狠 白雾

        听到声音,叶凡和张一剑顿时警觉起来。

        不一会儿的功夫,数道人影从叶凡和张一剑上方掠过。

        此时虽然是黑夜,但是叶凡、张一剑二人毕竟是筑基境修仙者,夜视能力当然不会差,只见这些人身着红色火袍,看起来威风凛凛的样子。

        这时,只闻张一剑小声说道:“叶兄弟,这就是天火门弟子,走,我们偷偷跟着他们,保管不会遇到恶灵。”

        “嗯。”叶凡应道。

        当即,叶凡、张一剑二人远远地跟着天火门弟子。

        天火门弟子身上的红色火袍甚至不一般,看着像一团火,但是又看不到火焰,也不知道是什么法衣。

        不再多想,悄悄跟在这些天火门弟子身后。

        天火门弟子一心赶路,倒也没有注意到背后有人跟着。

        一连飞行了两炷香的时间,只闻叶凡小声问道:“张兄弟,咱们应该出了恶灵区域吧?”

        “快了,马上就要出去了。”张一剑说道。

        “哦。”叶凡应了声,这一路当真安然无恙,什么恶灵都没遇到。

        然而就在这时,前面突然飘来一团白雾。

        那白雾越来越浓,几乎伸手不见五指。

        见此,叶凡不由一阵奇怪,小声问道:“张兄弟,这白雾是怎么回事?”

        “我也不清楚,以前从来没遇到过,总之小心就是了。”张一剑说道。

        “嗯。”叶凡应了声,随之暗自警觉起来,同时元神紧密的探查着四周。

        但是,让叶凡吃惊的是,这白雾竟然干扰元神,使的叶凡探查的范围极其有限。

        察觉到这一点,叶凡感觉警觉起来,这白雾绝对不简单。

        不过,想到马上就要出恶灵区域,也就没太在意。

        凭着感觉向前飞,可是飞了好一阵,也不见这白雾散去,叶凡这心里不由感到有些不妙。

        而就在这时,白雾却逐渐散开了。

        见此,叶凡不由暗松了口气,说道:“这白雾终于散了。”

        只是一看四周,叶凡不由傻了眼,“这是哪里?张一剑呢?”

        四周哪还有人?连个鬼影都没有。

        “怎么回事?”叶凡一怔迷惑,扫视了下四周,他发现自己正在一片深山老林之中,而且前面不远的地方似乎还有一个茅草屋,那茅草屋散发着蜡烛一般的亮光。

        “呱……”

        忽然,一声寒鸦,叶凡内心陡然一跳,莫名的感到心惊。

        这时,只闻肩膀上的黑虎小声说道:“大哥,我感觉这地方有些邪门,充满了尸臭味。”

        “尸臭味?”叶凡一怔,暗暗吸了口,竟然没有任何异样,可能是黑虎的鼻子太敏锐了。

        顿了顿,只闻黑虎指着那茅草屋问道:“大哥,咱们过去看看吗?”

        叶凡微微思量,随之说道:“还是不了,咱们尽快离开此地此事,也不知道刚才怎么就跟张一剑走失了。”

        想到这事,叶凡心里不由觉得一阵奇怪,感觉刚才张一剑一直在他身边,怎么就走失了?

        “难道是白雾给了自己错觉?”叶凡心中一阵奇怪。

        不再多想,叶凡朝东方飞去。

        然而这时,那茅草屋突然传来一道糯糯的声音,“公子,既然来了,干嘛急着走?何不进来喝杯酒?”

        这深更半夜,而且又是深山老林,突然冒出这么一个充满吸引力的女子声音,是个男人都会后背发凉,叶凡也不例外。

        “大哥,这声音该不会就是什么恶灵发出的吧?”黑虎也同样心惊,毕竟他们从来没有见过恶灵,更不知道该怎么对付。

        叶凡壮了壮胆,回音道:“姑娘,夜已深,就不打搅了,告辞。”

        说完,叶凡直接运转真元,朝东方飞去。

        然而就在这时,四周突然下起了白雾。

        见此,叶凡内心不由一缩,难道刚才的白雾就是这茅草屋的主人弄的?只是她把自己引过来有什么目的?

        “客官,现在外面下大雾了,进来黑杯酒吧。”茅屋内的声音再度传来。

        叶凡暗吸了口气,他知道,自己不去那茅草屋走一趟,是断然离不开这里的!

        当即,便见叶凡壮着胆子朝那茅草屋走去。

        茅草屋的烛光一闪一闪的,看起来很诡异。

        走近一些,叶凡透茅草屋打开着的窗户看到,屋内是一位漂亮女子,面容娇俏,身着红衣,面前的香案上摆着一具古筝,旁边的案桌上还有文房四宝,看起来颇像大家闺秀。

        只是叶凡不敢有任何心动之意,他知道,这女子……危险!

        走到茅草屋门口,紧闭的大门自动打开,随之里面飘来一阵幽香,紧接着便闻那女子说道:“公子,请进。”

        “公子不敢当,姑娘叫我叶凡就是。”叶凡自报家门道。

        “原来是叶公子。”那女子从香案前起身,然后示意叶凡到茶桌边入座。

        只见茶桌上放着两个酒杯,一壶酒,还有几个下酒小菜。

        看起来,这女子仿佛早就知道会有人来一样,不然也不会准备两个酒杯。

        叶凡不知道这女子什么来路,只能先入座,而后再慢慢套她的话。

        随之,便见叶凡入座下来,而后问道:“不知道姑娘如何称呼?又为何在这深山老林之中?”

        “小女子书琴,喜欢幽静,所以特意在这深山之中隐居。今夜起大雾,小女子料到会有客来访,所以早早备下这酒菜,还请叶公子不要嫌弃。”这位自称书琴的女子说道。

        闻此,叶凡微微一顿,对桌上的酒菜完全没有兴趣,更不敢有兴趣,只是问道:“书琴小姐,这大雾是怎么回事?刚才我和朋友一起,突然遇到了这大雾,而后就跟朋友走失了。”

        “这大雾不是一般的雾,而是极其罕见的隐灵雾,你可以把它们看做是恶灵的把戏。”书琴小姐说道。

        “恶灵?”叶凡内心不由一缩,紧接着看似开玩笑地问道:“书琴姑娘不会就是恶灵吧?”

        这话一出,茅草屋的气氛顿时降到了冰点,与此同时,叶凡将体内的真元运转到极致,一旦这书琴姑娘露出庐山真面目,就立即动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