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生活 2020-07-30 14:47 的文章

第745他含她的乳奶揉捏揉搓狠狠 自命不凡

        只闻张一剑解释道:“这赞助相当于笼络人心的钱,毕竟那些刚刚测试出炼符天赋的修仙者,往往都还没拜师,而这个时候,城池给出一些赞助费的时候,还会给他们一封引荐信,引荐他们去拜某某成名已久的炼符师,而这些炼符师往往跟这些城池都有各方面利益的牵扯,而城池也需要借助炼符师的威名提升自己的地位,可以说互利互惠,等同于给自己的同盟阵营招兵买马。”

        听到张一剑的解释,叶凡大体明白是怎么回事,就像世俗中名校争抢钱尖子生一样,往往会给出优厚的奖学金。

        顿了顿,只闻叶凡说道:“等到了太皇城,还是要想办法去测测自己的炼符天赋。”

        “你真要测?”张一剑一脸惊异,他还未叶凡之前只是说着玩玩而已。

        “为什么不?”叶凡反问道。

        “你不怕测试费打水漂?”张一剑问道。

        叶凡耸了耸肩说道:“打水漂就打水漂吧,万一我要是真具备炼符天赋,岂不是赚大了?”

        听到叶凡这话,张一剑不觉笑了起来。

        “你笑什么?”叶凡不解地问道。

        “一个个都自命不凡,我以前也这样,在没有测试之前,一腔热血,以为自己攒够三万测试费,然后就能一飞冲天,一跃成为炼符师,甚至有可能是炼符师中的天才,可是现实呢?一个个狗屁不是,什么炼符天赋?一丁点都没有,还不是普通人一个?”张一剑自叹自哀的说道。

        叶凡怔了怔,虽然张一剑这话有些偏激,但却不无道理,有些人自命不凡,但其实什么都不是。

        “好了,听我一句劝,别把火灵石都浪费在测试炼符天赋上,更何况你现在身无分文。”张一剑一副过来人的架势说道。

        叶凡微微沉默,而后说道:“这事以后再说吧,正如你所说,我现在身无分文,什么时候能凑到三万火灵石还不知道。”

        “也是。”张一剑说道。

        “对了,你去太皇城做什么?”叶凡好奇问道。

        提到此事,张一剑不由沉默了下来。

        叶凡见张一剑不愿意说,不由说道:“是在下唐突了,张兄弟不便多说,那我也就不问了。”

        “其实也没什么不便说的,终究还是自命不凡。”张一剑长叹一声说道。

        “自命不凡?”叶凡一怔,一脸狐疑地看着张一剑,不明白他的意思。

        只闻张一剑说道:“我去测试炼符天赋。”

        “你去测试炼符天赋?”叶凡再度一愣,之前听张一剑说,他测试过,而且完全没有炼符天赋,怎么现在又去测试?

        张一剑看出叶凡的疑惑,不由解释道:“人的一生,有三次觉醒炼符天赋的机会,第一次是在刚刚出生的时候,这样的存在非常少,可以说万中无一,所以这类炼符师又被称为先天炼符师,也就是通俗意义上的炼符天才,到目前为止,太皇城总共测试出五个这样的先天炼符师,而这五位炼符师,无一不再历史的长河中留下浓墨重笔。”

        “第二次,是在成年之日,成年的时候,有一部分修仙者能觉醒炼符天赋,这类也就是比较常见的炼符师。”

        “至于第三次,那就是在突破筑基之后,也有可能觉醒炼符天赋,但这样的概率实在太小,比先天炼符师还要少。”

        “我出生的时候,测过一次,免费的,但很可惜,我不是先天炼符师。成年之后,我又测了一次,很显然,我还没有觉醒炼符天赋。等到若干年之后,我突破筑基,却一直迟迟没有去测试天赋,因为我怕,怕自己真的没有炼符天赋。”

        言此,张一剑神情不由变得痛苦起来。

        显然,从他的一言一行中,可以看得出他非常想成为炼符师。

        叶凡侧耳倾听,随之好奇问道:“那你现在怎么要去测试了?不害怕失败了?”

        “没办法,前段时间家族给我下达了最后的通牒,让我回去接受家族的培养,我不想就这样回去,我想再试试。要是真的觉醒了炼符天赋,我就可以不回去了。”张一剑说道。

        闻此,叶凡顿时恍然大悟,原来是这样。

        家族?

        叶凡一怔,迟疑问道:“张兄弟,你不是散修?”

        “我……”张一剑表情一阵尴尬,他之前说过自己是散修,现在竟然说漏了嘴。

        不过,话既然说到这里,张一剑也就没有再刻意隐瞒,而是坦诚说道:“不错,我来自一个家族,只是我这个家族没什么名气,除了家族人口比较多,其他也没什么特别的。”

        叶凡对张一剑的来历也没什么兴趣,所以也就没细问,只是说道:“那祝你好运,争取这次测试出炼符天赋。”

        “嗯。”张一剑点头应道,接着问道:“那你到了太皇城有什么打算?”

        “打算?”叶凡怔了下,随之摇头说道:“目前还没什么打算,等到了太皇城再说。”

        张一剑点了点头,没有再说。

        随后,二人继续赶路。

        如此过了两三天,二人来到恶灵出没的地带。

        这时,张一剑、叶凡二人倒不急着通过,而是在这边缘等待天火门的弟子。

        叶凡可以看得出张一剑来历绝对不凡,只是想不通他为什么要省一张驱灵符,毕竟相对于三万的测试费,三千块的驱灵符根本不算什么。

        当然,叶凡也不好让张一剑用驱灵符赶路,毕竟之前过黑龙潭的时候,已经让张一剑破费了,现在自然不好意思再让张一剑破费。

        如此等了有一天,从清晨一直等到傍晚,还是没有等到天火门的弟子。

        见此,叶凡不由一阵迟疑,忍不住问道:“张兄弟,这天火门的弟子不会不来了吧?”

        “不可能,每年这个时候天火门都要去太皇城上供,不可能不来,除非他们不想在这一带混了。”张一剑十分肯定地说道。

        闻此,叶凡顿时对太皇城、天火门的关系有所了解,原来这天火门需要太皇城庇护。

        说话间,山林中突然传来一阵窃窃私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