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生活 2020-09-20 16:00 的文章

第826他含她的乳奶揉捏揉搓狠狠 黑虎的规则

        “别急,本虎话还没说完,你急个球!”黑虎没好气地说道。

        “你敢这样跟我说完?你可知道我是何人?”那脾气暴躁的修仙者怒喝问道。

        “老子当然不知道你是何人?你脑门上又没刻名字,我怎么知道?”黑虎毫不畏惧的说道。

        这里可是云海学院,老子还怕你个球?打不过你,老子不会摇人吗?我大哥的那些师兄、师弟可不是吃素的!

        “好虎,连我堂堂玉面飞龙江天圣的大名都不知道,真是孤陋寡闻!”那脾气暴躁的修仙者怒哼哼地说道。

        黑虎愣了下,他来元阳界时间不长,而且有超过一大半的时间都是待在乾坤盒里,在外界的时间极少,所以没听说过江天圣的大名也很正常。

        只见黑虎扭头看向天狼王,问道:“小狼,你听说过这家伙的大名吗?”

        “没听说过,不知道从哪个旮旯冒出来的。”天狼王说道。

        “可恶,竟敢小视我?”江天圣勃然大怒,抽出腰间的佩刀便朝天狼王劈来。

        这江天圣的实力可不弱,乃是堂堂金丹初期的强者,这一刀下来,刀威凛然,锐不可挡!

        “吼……”

        天狼王实力也不弱,可是金丹初期,只见他一声狼吟,口中喷出一团灰气,直接撞上对方的刀气。

        “轰隆隆……”

        两团气撞到一起,发出震耳欲聋的响声。

        而就在这时,黑虎突然出动,一个饿虎扑食,直接将这个爱装逼的江天圣扑倒,然后一口咬向他的脖子。

        江天圣大惊,连忙喊道:“救我,救我……”

        可是却没有一个人出手。

        黑虎并没有真的去咬江天圣的脖子,而是叼着,然后头一甩,直接将江天圣丢了出去。

        堂堂金丹境的修仙者,竟然被一个筑基境的虎妖给丢了出去,而且还吓的叫救命。

        众人一阵嗤之以鼻,黑虎也是一脸不屑,“就这?也敢在我虎爷面前狂?”

        江天圣从地上爬了起来,不服气的说道:“有本事别偷袭啊,偷袭算什么英雄好虎?”

        “你以堂堂金丹境的实力欺我筑基境,还有脸了?”黑虎毫不客气地说道。

        江天圣顿时无话可说。

        这时,只见一位身材魁梧的修仙者走了出来,一把推开江天圣,说道:“哪来的臭小子?丢人丢到这个份,还不快滚?”

        “你是谁?敢叫我滚?你可知道我是谁?”江天圣怒问道。

        “你说了,你叫玉面飞龙江天圣,天龙塔的毛头小子而已,也敢在我泰坦城西门闯面前放肆?”那身材魁梧,提醒彪悍的修仙者说道。

        “什么?你是大名鼎鼎的泰坦城西门闯?”江天圣顿时一惊,连忙抱拳致歉道:“真是失敬,失敬。”

        他们天龙塔虽然雄霸一放,不把任何人放在眼里,但唯独泰坦城是个例外,因为泰坦城是他们天龙塔的克星。

        不仅功法上相克,而且血脉上也相克,有种老鼠见了猫的感觉。

        泰坦城西门闯没有跟江天圣多费唇舌,只是骂了句:“滚!”

        便朝黑虎走去。

        江天圣屁都不敢放一句,连滚带爬的溜走了。

        西门闯走到黑虎面前,说道:“黑虎,我要挑战你!”

        这西门闯不是一般修仙者,而是仙、武同修,只不过武极方面的成就不如修仙者,所以才以修仙者自居。

        黑虎看了西门闯一眼,知道这家伙是个狠角,怕是实力不下于金丹中期,自己跟他打,简直就是找虐。

        天狼王也有些发憷,他感觉要是落在西门闯手里,怕是会被这家伙活撕了。

        只闻黑虎不紧不慢地说道:“西门闯,你想要挑战我也不是不可以,但不是现在,现在我只接受金丹初期的挑战,你靠边站!”

        “你怕了?”西门闯轻蔑地问道。

        “废话,你堂堂金丹中期之境,我只是筑基境,能不怕?你要是瞧不上我,出门左拐,不送!”黑虎说道。

        “你什么意思?信不信我活撕了你?”西门闯怒喝问道。

        “我什么意思?就这个意思?你能奈我何?别忘了,这里可是云海学院的地盘,不是你泰坦城,你要是想挑战我大哥,那就必须听从我的规则,不然你就算撕了我,也没有用。

        当然,你要是敢撕了我,我们云海学院有的是长老替我报仇!”黑虎不紧不慢地说道。

        此言一出,西门闯果真被震慑到了。

        这里是云海学院的地盘,云海学院的那些长老强大如此,更有准武圣、剑圣这样的超级强者,他一个金丹中期的小儿,要是敢在此闹事,怕是不用那些长老出手,学院里的学员就把自己撕了。

        黑虎见西门闯被自己震慑住,不由说道:“怎么样?你是要听我的,还是要把我撕了?”

        西门闯咬了咬牙齿,一脸不善的看着黑虎,问道:“你的规则是什么?”

        “很简单,一切都听我的,现在本虎只接受金丹初期的挑战,等本虎突破金丹,才会接受金丹中期的挑战,等本虎突破金丹中期,才会接受金丹后期的挑战,以此类推。”黑虎不紧不慢地说道。

        “你什么意思?你拿我们当磨刀石?”西门闯不客气地质问道。

        “不错,本虎就是拿你们当磨刀石,那又怎么样?你想要挑战我大哥,想要在白衣仙子面前表现自己,还不想付出殿代价?”黑虎挤兑道。

        此言一出,刚才还闹哄哄的人群一下子安静了下来。

        “若是能在白衣仙子面前表现一番,付出一点代价也无口厚非,对不?”

        “有道理,更何况这点代价也是极有限,我同意这个规则!”

        “我也同意!”

        黑虎见众人同意,嘴角不由露出一丝满意的笑容,然后说道:“这样,金丹初期的你们先排个号,我一天只接受一次挑战,至于金丹中期,金丹后期的,你们先回去歇歇,等本虎突破金丹再来排队。”

        大家对黑虎的规则没有意见,那些金丹中期、金丹后期的果真退了,不过并没有回去,而是在附近落下来,随时等着黑虎突破金丹!